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边戎_ 第一一七章 楚州传噩耗(下)-

时间:2021-07-01 16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阿菩小说边戎 第一一七章 楚州传噩耗(下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在杨应麒的安排下,陈正汇由燕青护卫着,从津门出发,入登州清阳港,扮作几个商人朝楚州而来。陈正汇在汉部已经是显贵人物,但到了大宋,却仍是一个不能公开身份的罪臣,因此不能光明正大前往楚州。

    海上乘风破浪,路上晓行夜宿,陈正汇恨不得两肋插翼飞到父亲身边,但出发前他答应过杨应麒路上一切都听燕青安排,燕青又以“欲速则不达”的道理相劝,好容易才说服他定心缓行。他们出登州后本本分分地以一行小商人行径南下,一路倒也无事。

    宋人重孝,士子受孝道之陶熏非后人所能想象。但陈正汇毕竟是经过风浪的成年人,经过一段时间的震惊伤心后便慢慢平静下来。虽然满心仍牵挂着父亲,但长路慢慢,途中不免将一些心思放在眼前的所见所闻上。

    他离开大陆已有十年,大宋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其实已经模糊,甚至因为怀念而有些美化了。但凡有心用世的人,没有不对眼前社会现状不满的——因为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十全十美,而热心者对弊端的敏感常常会压过对良性因素的关注,这一点也是推动他们去改进这个社会的动力。

    陈正汇入汉部的三四年来,对汉部内部许多事情也是积累了一肚子的不满,再将之和心目中那美化了的大宋相比,便很容易得出汉部“根基毕竟太浅、胡风终究过重”的结论来。

    可是一出登州,一个真正的、比他离开时恶化了十倍的大宋终于残酷地展现在他面前!一路上面有菜色的人民让他感到悲悯,四处出没的盗贼让他感到忧患,而设置重重关卡盘剥往来商人的贪官污吏尤其让他感到愤怒!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早已习惯了汉部内部简便高效的政府、独立公正的司法和井井有条的社会秩序。从登州到楚州的几百里路程才走了一半,陈正汇便害怕起来。不是害怕路上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危险,而是害怕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!

    “难道我错了么?”

    近半年来他回归大宋的心其实已经很淡了,不过仍然执着于某种似是而非的政治理念,一种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政治理念。在这种理念的引导下他始终和杨应麒保持距离,可现在几百里路走下来,他竟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想念这个上司。那是一种政治上的知己感!对一个在政治立场上有坚持的人来说,有什么比拥有相同(哪怕仅仅是相似)目标的人更为难得呢?他忽然有种冲动:如果这片大地都能实现津门与流求那样的秩序……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下去,他在害怕,可有些思绪仍然是他不能控制的。他忽然隐隐猜到杨应麒一直以来对他这么宽容的深层原因了:因为汉部文官集团的势力与武力集团相比还很脆弱,想要在决策层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必须抱团,而在汉部八首脑里面,杨应麒是最能代表文官集团的旗帜!别有居心的人也许会投靠和自己相性不合者来攫取利益,但是有野心要做一番真正的政治事业人,却多半会被政治目标相近旗帜所吸引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对我出手,反而对我如此纵容,难道是因为……他在等我?”陈正汇摇了摇头,终于克制住了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到楚州了。

    这里冷落着一个被大宋朝廷忘记的老人,经历了这些年的放逐生涯,没有人知道这个老人的人生观念是否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陈正汇心里呼唤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快见到父亲的时候,他忽然犹豫起来。燕青说过,万一在他们到达前陈了翁就去世了,汉部留守在楚州的人会在北城门外的柳树上系上一帆白布,好让陈正汇在进城之前有个心理准备。走到城门边的陈正汇搜寻着,北城门外果然有几株病恹恹的柳树,树上什么也没有——“还好……”他松了口气,却拉住了马,左右踏踏,竟不进城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快进城吧!”燕青催促着。他对于陈正汇前半段路程急躁,后半段路程踟躇的态度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燕青很聪明,对生活中的人心人性把握很到位,可他毕竟不是陈正汇、杨应麒这个领域的人,所以有些时候便没法真正理解他们。其实现在陈正汇的心情,连他自己也把握不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回答着燕青的话,牵马进城。

    汉部自有一个接应的密子在前引路,引到陈了翁所居的院子前面便鞠了个躬消失了。

    燕青道:“陈大人,我去敲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陈正汇止住了他,燕青以为陈正汇自己要去敲门,谁知道这个奇怪的上官却只是打量着这座有些残旧的院落发呆。

    呀的一声,一个皱着眉头的年轻人走了出来,看见门外站着六七个人不由得呆了一呆,随即把目光集中在陈正汇身上,打量了许久,终于难以置信地试叫道:“表哥?”

    陈正汇也看着这个年轻人,打量了许久,也试探着道:“阿郁?”

    “表哥!真是你!”年轻人冲了过来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来?是收到我的信了么?”

    “信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昨天才托人给大哥寄过去的……啊!我真是糊涂,昨天才寄,怎么可能你今天就到!”

    这个称陈正汇为表哥的年轻人,正是陈正汇的表弟、李阶的弟弟李郁。陈了翁仕宦在外,这两年正是由他在跟前伺候着。

    表兄弟久别重逢,自有一番感慨,陈正汇握紧李郁的手,担忧地问道:“我爹爹的身子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李郁欲语还休的样子,陈正汇便知病情果然难愈,尽管一路上早作了心理准备,这时却仍忍不住垂泪问道:“他老人家……还清醒么?”

    李郁点了点头道:“还清醒,每日都让我读些诗书给他听。不过已经下不得床了。”

    陈正汇闻言捶胸哭道:“不孝子!不孝子!”

    李郁在旁跟着垂泪,燕青则赶紧来劝,低声说道:“陈……先生!你这样子,叫老大人看见怎么安心?”

    陈正汇这才忍着收泪,燕青又取了一条毛巾来让他擦脸:“先生,打起精神来。莫要让老大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陈正汇点了点头,李郁则看了燕青一眼有些疑惑,燕青主动道:“我们几个是陈大人的随从,一路伺候到此。”

    李郁因为李阶的关系,对陈正汇在海外的事情略有所知,便只当燕青是表哥的下人。

    陈正汇对李郁道:“给他们安排个屋子,我……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郁道:“我陪你一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我自己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退开大门,院子里有两个老家人,看见陈正汇等进来都有些吃惊。李郁摇了摇手让他们不要多问。陈正汇顺着表弟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,在满院药香中扶着栏杆慢慢走近房门,在门外停下,按着房门不敢推。

    正犹豫着,屋内传来一个疲弱苍老的声音:“怎么会有骡马声?门外是谁?是刘贤弟么?为何不进来?”

    陈正汇听见老父声音,喉咙中犹如吞了一口盐水,呃呃了几声竟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门内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,陈瓘的话声才再次响起:“是汇儿么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一章《进退重思量》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